首页 一起飞行 飞行员

南航机长雷蕾

2019-08-23

“我太渴望肩上四道杠了”

3月23日,南航广州飞行部机长首聘。E190机队女飞行员雷蕾答辩未通过。机队有领导说,她上台自我介绍,说话发抖,就预感她危险了。“给人感觉是另外一个雷蕾。节奏乱了。”

雷蕾事后有些恼。“我从不怯场。”

有人说她临场太紧张,有人说她太在意别人看法,也有人说她准备不够充分。雷蕾用了10天反思,原因是“我太渴望肩上四道杠了”。

 

 

图:2017年4月28日,雷蕾答辩。摄影:彭程

是的。较劲十年,她对四道杠的渴望比任何人都要强烈。

雷蕾少时练打羽毛球,有所成,效力于专业队,与谢杏芳、张洁雯是队友。17岁意外受伤让她的国手梦成泡影。退役后,考进中国人民解放军理工学院,学外经贸英语。毕业当了空姐。

雷蕾如今还活跃在各类羽毛球赛事中。

父亲雷雨明飞行员出身,大不愿意。他清楚这份职业背后的辛酸、苦楚,更了解女儿的性格过于直率。怕女儿心直口快吃亏。

雷蕾当了5年空姐。期间,结婚、生子。走的地方多了,她愈发想读书、想充电。

儿子8个月大。雷蕾听到父亲和朋友聊天,讲到某航校招飞。她像一下子抓住了救命稻草——心里一个声音告诉她,“就是它了。”

航校最用功的“大姐姐”

雷蕾把学飞的想法告诉父母。

“你行吗?”由于少年时一直就读体校,文化基础差,父亲有些质疑。

“不试怎么知道行不行!”雷蕾的倔劲也上来了。

2007年1月,27岁的雷蕾独自离家,到泛美航校石家庄基地学飞,成为学校里年龄最大的学员。和她一起学飞的,都是20多岁的毛头小伙。

 

 

 

图:航校期间合影。

学飞的路,不好走。雷蕾已预见到。但随后的经历远比设想的坎坷。

4个月,7门课,对任何学员都不容易。特别是飞行原理、气象学这些理科课程,雷蕾更吃力。期间,她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,是航校最用功的“大姐姐”。“从离开家开始,我就对自己说,没有回头路了,就算前面是悬崖,你也得往下跳。”

学飞期间仅回过一趟家

4个月后,雷蕾拿下理论考试。不过,磨难才刚开始。

当时,泛美航校出现经济危机:没有航油,飞机飞不了;拖欠工资,教员罢工,飞行训练中断。

不能飞,雷蕾就跟在机务人员后面,学维修。

2008年,航校情况并未好转,大批学员忍受不了遥遥无期的飞行训练,选择离开。雷蕾没放弃,年中拿到私照。距毕业还有一半课程。而根据事先与航校的协议,此刻她应该已经拿到毕业证书。

 

 

 

图:4月30日,雷蕾第一次以机长身份执行航班任务。

 

 

图:4月30日,雷蕾第一次以机长身份执行航班任务。

期间,雷蕾只回过一趟家。临走时,儿子抱着她的腿,哭得撕心裂肺。雷蕾也掉泪。

2009年春节,雷蕾没回家。母亲打来电话说,你爸爸想让你放弃,怕把你逼坏了。

当年3月,雷蕾在天津民航学院重新拾起书本。理论考试资格证两年有效,过期了。

或许是被她的坚持感动,老天终于肯帮忙。2009年9月,雷蕾和泛美航校部分学员转至广汉飞行学院训练。第二年6月毕业,签约南航。

你是女性,要能忍受质疑

转升机长这7年同样不易。男女思维方式的不同成为雷蕾最大的困扰。她总思考一个问题:女性到底是否适合从事飞行员这个职业。

 

 

分享到

春秋航空史上首位女机长:熬了8年终达梦想
北京西站到北京站怎么走

相关阅读

最美女机长 最美女机长执飞航班冲上云霄
80后女飞行员的开挂人生:儿女双全 年薪数十万
从空姐到飞行员,她卖掉房子坚持梦想
安徽民航迎来首位女飞行员
世界第一支高原航线女飞班组“风幡班组“之韩旭副驾驶
世界第一支高原航线女飞班组“风幡班组“之段瑞莹副驾驶

微精选

更多资讯

点击查看更多

你可能关注的

世界第一支高原航线女飞班组“风幡班组“之段瑞莹副驾驶
世界第一支高原航线女飞班组“风幡班组“之丁宁副驾驶
世界第一支高原航线女飞班组“风幡班组“之廖诗璇副驾驶
世界第一支高原航线女飞班组“风幡班组“之周颖副驾驶